1. <u id="ivjgv"></u>
      1. <ins id="ivjgv"></ins>
        <u id="ivjgv"></u>
        <source id="ivjgv"></source>
        1. 田飛龍:多維對話北京學者之國務院港澳辦首開腔釋放何種信號?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419 次 更新時間:2019-07-30 10:28:18

          田飛龍 (進入專欄)  

             【記者按】

             香港圍繞反修例接連發生暴力沖突事件延續至今,北京的態度一直是外界關注的焦點。不久前,接連傳出解放軍或介入的聲音,亦有一些港人擔憂香港亂局會倒逼北京加強對香港的全面管制權。北京時間7月29日,中國國務院港澳辦首次針對香港問題召開記者會,重申了對林鄭及警方的支持、理解和尊重,并多次譴責暴力行為。

             圍繞今次的記者會,以及北京接下來可能的作為,多維新聞專訪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學高研院/法學院副教授、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法學博士田飛龍。在田飛龍看來,北京已經態度明確,會將主導權交由特區政府,寄希望于香港社會展開反暴力、護法治的自覺行動。以下為訪談實錄。

            

             多維:這是港澳辦首次針對香港問題召開記者會,各方的關注度很高,但從內容來看,好像大家的期待值有點高,沒有一些“重磅”的東西出來。

            

             田飛龍:其實跟既往的表態差不多,但有一些根據運動情勢發展而做出的清晰判斷和指導性意見。

            

             多維:所以你怎么評估北京目前針對香港問題的考量?

            

             田飛龍:我覺得北京目前的考量是看到特區政府和香港警方近期在處理暴力升級和示威活動的時候,保持了基本的定力、專業以及效率,從初期的倉促被動中逐步走出來,并且摸索出了一套針對這種周末暴力示威活動的控管的規律,所以會更加有信心,由特區政府在自治范圍內處理目前的事態。這也是對香港高度自治能力的一次現場測試,中央需要觀察和檢驗,在提供基本政治支持的同時看著特區政府來“答卷”。過關了當然很好,是“一國兩制”生命力的又一次證明,也有助于國際社會正確理解和認同“一國兩制”。

            

             多維:如果是“做最壞的打算”,北京會采取怎樣的手段?香港各方都很關心,會不會出動解放軍,到不得已的時候。《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不久前列舉了三個可能性。

            

             田飛龍:我倒不覺得是越來越糟糕了,盡管示威者已經涉及有攻擊性的武器,有更加激烈的暴力因素,反而警方在針對這些活動的時候,顯得更加專業,更加堅定有力地去反擊,并且網上的輿論也出現了緩和與回轉。這些都有利于特區政府更加自覺和自信地去確立自己的管治權威,恢復法治秩序。在形勢緩慢轉變向好的情況下,中央更不宜以更加強硬的姿態去介入,而是要去做好對特區政府的支持的動作,也需要激勵和引導香港社會及民眾去支持特區政府的自治管控努力。

            

             今天在發言表態過程中有四個堅定支持,而且我看到第四個堅定支持也說得非常好,說堅定支持愛國愛港力量捍衛香港法治的行為。我覺得這個是意有所指。可能是對警方之外,出于義憤的群眾自發的自衛行為,北京是予以肯定的。這不一定確指元朗事件,但卻提示了中央的一種思考方式:在警方能力不足而示威者暴力過度施展的條件下,香港民眾自發的抗暴護法行為不僅是合法的,也是正當的,屬于正當防衛,在香港法律和一般法理上均可成立,也是中央贊許的“愛國愛港”范疇的正義行為。這種民間性的正當防衛機制,是警民合作的一種理性行動模式,不是所謂的警黑勾結。這就給憑借暴力肆意侵入香港社區進行破壞行動的黑衣人及背后組織者以極大的社會震懾力。當然,如果這種自發的正當防衛行為存在黑社會勢力因素,應當嚴格剔除出來,由警方予以處置及檢控。

             不管是黑衣人還是白衣人,法治才是最終的判官。理性而權威的法治必然需要區分對待和平示威者和黑衣人施暴者,也要區分對待白衣正當防衛者和涉黑施暴者。中央支持的僅僅是“愛國愛港力量”捍衛法治的行為,是對警察能力不足的社會性補充與協助,而絕對不可能支持另外一種違法的暴力行為。

            

             多維:記者會上也有媒體問到兩個很關鍵的問題,一個是香港的深層次結構性矛盾,一個是會否改變選舉的方式,發言人針對這兩個問題的回答中規中矩。

            

             田飛龍:對目前香港的選舉制度而言,會維持基本不變,但是應該會進一步去加強選舉上的比如說確認書還有參選資格審查機制,應該會要確保參選人要擁護基本法和香港特區,不能夠讓暴力活動的參與者進入權力架構,從內部去顛覆香港的民主制度。這方面我覺得會在現有選舉制度的基礎上加強選舉程序的控制。至于選舉的民主化方面,發言人提及了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仍然是有效的法律基礎,因此“八三一決定”是無法繞開的,即便重啟政改也是從這個決定開始。不過,以香港目前的過度政治化態勢以及共識程度,尤其對國家安全的認知與保障條件,在這一決定下的重啟都很有難度。我的理解,唯有香港反對派轉化為“忠誠反對派”,回歸“一國兩制”與基本法秩序軌道,國家安全獲得香港社會共識與法治保障,雙普選的政制改革大門才能重新打開。

            

             至于你提到的香港的深層次結構性矛盾,北京應該會在兩個方面有所作為。一個方面是支持特區政府進一步在民生政策上做推進,尤其是去拆解香港的地產霸權,更加有力去推進公共住房計劃,為香港人的居住正義以及發展正義提供一個本地政策框架內的最大空間。第二個方面是用好大灣區框架中對香港政策利好的方面,為香港本地資源不足做補充,也為青年人更大范圍的發展提供平臺和機遇。

            

             多維:你提到這些解決問題的辦法,我們此前訪問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的時候,她也有提到,用她的話來說,“換人不換局”香港問題難解決,但是關鍵問題就是這個“局”要怎么換。雖然路徑有了,迫切性也在,但就是破不了。

            

             田飛龍:這個局是香港歷史復雜演變造成的,是多方既得利益者博弈所致,確實靠香港本地的力量很難去破解,無論是傳媒,還是反對派,還是管治隊伍,都深深陷在這個局當中,所以需要外部的推動力。這個推動力就需要北京對特區政府,尤其是特首要嚴加督促,可以用行政指令的方式,要求其重點針對民生領域的政策做一個推進。通過北京對特首的行政指令,可以以公函的公開的方式呈現。因為之前已經有公開指令了,就是就香港民族黨的報告,做一個公開的反饋和指導。這一次可以就香港的住房政策問題表達中央的關注和指導意見,這樣能夠增強特區政府在推進這些民生政策時候的權威性和力度,集合香港多數民意共同回擊地產霸權,推動香港住房正義的政策性實現。

            

             多維:這種“嚴加督促”會不會引發香港社會進一步反彈,認為北京是在僭越,是對香港高度自治權的一種侵犯。

            

             田飛龍:不會。你一定要搞清楚一個規律,凡是有利于增加香港民生福利的,香港社會不會持續性反對,比如一地兩檢。凡是引起香港社會既有權利減少的,比如逃犯條例,那么香港社會會一致反對。所以,中央明確通過行政指令,督促特區政府推進民生,就像一地兩檢一樣,會遇到一些阻力,會有一些既得利益者會試圖阻止,混淆視聽,造勢對抗,但是大勢所趨,我覺得香港民眾心里是亮堂的,特區政府有理想和責任作出改變的官員也會心領神會,智慧地加以推動和突破。有了中央支持和民意托底,香港資本主義的扭曲和壓迫性質才能得到真正的制度性修正,香港資本主義才不會“愈演愈惡”,甚至到了折斷民生基礎與“一國兩制”制度底線的程度。

             中央要著眼香港“一國兩制”的戰略大局以及香港民生的根本政治重要性,超脫對香港某些既得利益的政治依賴,在保護其合法利益的同時嚴厲批判并修正其非法的權力俘獲與壓榨剝削行為,將“一國兩制”的民心民意基礎予以結構性拓展,如此才能真正保障“一國兩制”與基本法實施不變形,不走樣,也才能真正從“人心政治”的高度回擊本港反對派和外部勢力對民意的政治劫持和濫用。

            

             多維:所以這是全面管治權和高度自治權實現對立統一的一個很好的突破口。

            

             田飛龍:是的。其實上一次一地兩檢就是兩者高度結合的典范,這一次如果在民生住房項目上,中央和特區政府再聯手,再漂亮地打一個政治上的翻身仗的話,對香港管治和民生都有大的幫助。這也是挽救林鄭政府經過這次逃犯條例風波而威信冰點化的很好的政策突破口。

            

             多維:但香港主流民意現在對特區政府尤其是林鄭已經是失望透頂,可能做什么說什么都不買賬,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有可能“聯手打一場漂亮仗”嗎?

            

             田飛龍:對特區政府,中央不能僅僅是講堅定支持,還要講要嚴格督促,對特區政府也要有批評和督促,要督促特區政府善盡民生保障政策責任。民意也是就事論事的,是可以通過利益調整和民主程序擴容來爭取的。這取決于中央支持、督促她做什么事。很多事情不是看暫時的表態或一時的民調,而是說因事而異,要看具體政策事項和政府管治作為的效果。今年十月份的政綱,是林鄭政治翻身的一個關口。中央會支持,但關鍵也看特區政府能否負重奮起,勇敢檢討,精巧治理。如果被運動過程嚇破了膽,以為什么事都不能做,一味保守求穩,反而進一步辜負中央信任和期待,更是對香港社會與民眾的不負責任。

             香港不需要“維持會政府”,需要的是中央信任下“為香港人民服務”的有為政府。林鄭的膽氣與智慧將經歷更嚴峻的挑戰與考驗,但也是她整個政治生涯“絕地求生”的重大契機。她會不會成為香港回歸以來第一個政治意義上從“公務員”轉型成功的香港“政治家”,在“一國兩制”內部服務香港民眾并對中央負責,兩方面都做得好,這是她一輩子的歷史定位問題,我們拭目以待。

            

             多維:其實北京通過港澳辦的記者會直接指出特區政府的一些手法上的問題,又能如何呢?實事求是指出存在的問題,比一味地“支持、理解和尊重”可能效果要好。

            

             田飛龍:北京在這個問題上,并沒有公開地、明確地指出過特首的工作失誤,但我相信在內部一定展開過嚴厲的批評和檢討,特首也一定有壓力去反思和整改。確實如你所說,不能特首做什么都是支持。實際上新聞發言人在回應中有對特首的間接批評,但抱持一種希望特區政府自己檢討和改好的期待。還有一點,施政好壞中央要有一個評價,比如對香港人反映出來的合理訴求還要監督她去回應,這樣可以讓中央政策方面得分。我覺得中央是考慮在目前環境下特區政府管治威信已經嚴重受損,需要突出“支持”性立場,但不排除過一段時間以適當方式進行施政上的監督和問責。我覺得中央對特首團隊的問責機制在近年來已有一定的形式上和實質上的發展,但仍有需要完善的地方,比如增強程序問責機制和透明化,增強對特首團隊施政的公開評價與監督指導,等等。

            

             多維:至少會部分地拉進北京和港人的距離。

            

          田飛龍:其實也有在這方面努力,比如涉及元朗白衣人事件(剔除可能的涉黑因素),北京不僅支持警察,還支持民眾自衛的行為,要不然會讓人寒心。民眾出來也是反暴力,護法治。此外,對作為運動背景因素的民生疾苦,發言人也表達了直接的關切及中央在政策上的支持和督促意向。但是它確實有不足的地方,(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田飛龍 的專欄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m8763.com),欄目:最新來稿
          本文鏈接:http://www.m8763.com/data/117481.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8763.com)。

          2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相同主題閱讀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插妹妹a片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