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b id="8n1iy"><listing id="8n1iy"><small id="8n1iy"></small></listing></sub>
  • 陳文玲 希爾斯 等:著眼未來五十年、一百年或更長時期 構建中美建設性合作伙伴關系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總經濟師陳文玲與美中關系委員會希爾斯、歐倫斯一行會談速記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906 次 更新時間:2019-07-31 09:30:14

    進入專題: 中美關系  

    陳文玲   希爾斯   歐倫斯  

      

       提要:2019年7月12日,來北京參加中美關系對話交流的美方人士到訪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交流,中心總經濟師陳文玲和有關研究人員參與會見。此次來訪的美方人士中多位曾在美政府部門服務,和政府的溝通管道暢通,對美方政策制定具有影響力。美方牽頭人、前貿易談判代表希爾斯女士和美中關系委員會總裁歐倫斯先生在發言中表示,目前中美關系存在障礙,希望雙方能夠理性溝通推動中美關系前進。美中關系委員會愿與中方學者共同尋找客觀實際、具有可操作性的解決方案,促進形成穩定的中美關系。陳文玲表示,中美關系現在走進了人設的迷局,走出迷局需要雙方從中跳出來看問題,不能以枝節問題、技術性問題、當前問題替代全局問題、戰略性問題和長周期問題。中美之間存在信任危機,解決危機需要美方走出中美之間是否存在既有大國與新興大國博弈、是否存在“修昔底德陷阱”、是否存在“霸權轉移”、是否存在“中國威脅”等四大誤區。應從長遠視角著眼,落實兩國元首關于共同推進協調、合作、穩定中美關系的共識,尋求利益交匯點,推動中美形成機制化、建設性的合作伙伴關系。

      

       陳文玲:非常歡迎來北京參加中美關系對話交流的美國學者到訪國經中心,感謝北大國發院姚洋院長帶領美國朋友一同前來,和我們一起分享觀點和看法。在座的各位前政要、專家學者都是很有影響力的,一些朋友我們剛剛在香港的中美經貿關系研討會上見過面,羅奇教授的發言令人印象深刻。美中關系委員會是很有名的研究中美關系的智庫,我不知道美中關系委員會曾經在中美建交過程中發揮了關鍵作用。今天我們在此交流非常高興,再次歡迎大家!

      

       希爾斯(前美國貿易談判代表):感謝國經中心能夠接待我們,謝謝陳女士和您的同事一起抽出時間和我們交流。我們知道,國經中心是中國非常有影響力的智庫。很高興有機會在這里共同交流關于中美關系的看法。我想,我們美中關系委員會從事中美關系研究已經幾十年來了,包括中美最早開始接觸的乒乓外交,美中關系委員會也起到了關鍵的作用。今天和我們一同前來的有許多美國學者,他們很多人曾經在政府工作,現在也在繼續研究中美關系。我們可以坦誠交流,傳達理性的聲音,推動中美關系向前發展。我的同事對你們也有一些問題要提,現在我就把發言權交給我們的美中關系委員會主席,歐倫斯主席,他也是非常熟悉你們的,對你們的評價非常高,也想問你們一些問題,從你們這里得到答案。

      

       歐倫斯(美中關系委員會主席):非常高興貴方能夠在訪問美國期間去到我們在紐約的辦公室做客,我們也可以來到你們的辦公室來做客。在過去的幾天里面,我們一直都在試圖找到方法,來改善目前的美中經濟關系。非常清楚的一點是,我們現在處于一個比較僵化的階段,雙方的立場,雙方政府的立場似乎都比以前更加的強硬了。雖然說姆努欽部長曾經說過,我們的問題已經得到90%的解決,但是剩下的10%的解決是最為困難的。

      

       在最近的幾天里,以及在我最近的一些公開講話當中的一個主題,就是我們需要向當權的人,向做決策的人,向他們說出真實的情況。

      

       我相信大家也已經看到了之前希爾斯大使和我,以及另外的148名美國的學者一起簽署的一封聯名信,在這封信里面,我們批評了美國政府對中國妖魔化的行為,并且將中國稱作敵人的這種行為,并且我們也對中國政府表示了批評。

      

       所以我的問題,我們是不是能夠跳出現在這個局面,來思考一下我們到底可以做什么,不僅僅是思考我們現在正在做什么,而是要思考一下有什么是我們今后可以做的,但我們卻沒有做,還有什么是我們沒有想到的,什么行動是中國和美國政府可以采取打破當前的僵局的選擇。

      

       陳文玲:非常感謝!非常尊敬的歐倫斯先生和希爾斯大使,各位美國朋友們,非常歡迎大家造訪中心!歐倫斯先生、希爾斯大使和美國148位朋友的文章我拜讀過了,寫的非常棒。我就剛才歐倫斯主席談得這些問題,嘗試做一些回答,請我的同事們再做補充。

      

       歐倫斯主席和希爾斯大使,您們寫的那封信在中國廣為流傳,大家稱之為知華派發出的聲音,而且認為這個聲音非常理性,非常客觀,有很多建設性的意見和建議。正如剛才歐倫斯主席說的,中美關系,特別是中美經濟關系如何能跳出現在的局面?跳出現在的局限,有什么我們可以做的?就您這個問題我談談想法。

      

       我認為,現在中美關系已經走入了一個謎局,我們應該從這個謎局中跳出來。而這個謎局實際上是人設的,人把自己放在一個謎局里邊出不來,但是一方面在里邊打架,一方面又覺得打架是很不值得的。

      

       一、必須正確認識中美兩國關系,走出我們自設的迷局,當前最重要的要從四大誤區中走出來。

      

       現在美國是世界上最發達的國家,中國是最大的發展中國家,是發展最快的國家。美國現在是世界第一大經濟體,中國是第二大經濟體,這樣兩個國家現在不能像小孩過家家一樣,打來打去,打了半天,談來談去,說了不算,算了不說,在扯大鋸拉大鋸,對中美兩國、對世界都會產生一種很大的負面效應。

      

       我認為中美貿易戰,總的看貿易順差逆差還是個技術層面的問題,在中美關系大的關系中屬于枝節問題。用技術層面的問題替代戰略層面的問題,用枝節的問題替代全局性的問題,用當前的問題替代整個歷史長周期的問題,那么就會使兩個國家陷入一個用當前的競爭博弈,犧牲掉未來巨大的共同戰略利益的困局。

      

       我認為當前中美兩個國家,最需要解決的是信任危機。由于不信任,由于互相之間對于對方說的話已經聽不進去了,所以才產生戰略誤判、戰略轉向和非理性的行動和政策。要解決信任危機,必須要澄清四個大的誤區。

      

       第一個大的誤區,認為中美之間是一個既有的大國和新興大國之間的博弈。其實我認為,這個立論根本就不成立。如果說既有大國,要按歷史的演化的時間周期來說,應該是中國,中國五千多年歷史,美國250年歷史,既有大國是中國,新興大國是美國。而新興大國250年的發展,已經超過世界上所有的國家,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這值得研究,應該是人類歷史上一筆寶貴的財富。

      

       中國這樣的一個歷史大國,經過建國后70年努力,特別是改革開放40年,在中美建交40年,向美國和發達經濟體學習,借鑒美國等國家的經濟制度,建立市場經濟體制。中國改革開放40年,才有中國的快速發展,才能取得今天的成就。但是歷史并沒有終結,歷史仍然要延續,而且歷史還要重寫。

      

       美國過去走出了成功的道路,但是美國現在的社會矛盾、兩黨矛盾、貧富矛盾,種族矛盾,還有民主的異化,出現了很多國家治理中的問題。在歷史長周期中,這一階段美國自身的這些問題,實際上給各個國家一個反思的機會。所以,中國沒有照搬美國的模式,但是中國學習了美國的經驗,同時按照中國的情況選擇發展道路,使14億人消除了貧困,使中國得到了快速發展,中國的經驗也值得總結。所以,各個國家在歷史發展中的歷史并沒有終結,它還要發展,還要創造,還要創新,還要不斷的進行揚棄。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根本沒有所謂既有大國和新興大國的關系,而是看誰能跟得上歷史潮流,看誰的政治制度、經濟制度、為人民謀福利的制度更優的問題。我個人認為,用既有大國和新興大國,并且把中美這兩個國家對立起來,這是一個偽命題。

      

       美國并不是那么美好,完美無缺,沒有改進的地方。中國也不是那么完美無缺,沒有改進的地方,中國需要改革,中國仍然不斷地進行變革,習近平主席說改革永遠在路上。我認為美國現在面臨著深刻的矛盾和問題,也同樣需要變革和改革,解決自身的問題。

      

       第二個大的誤區,我認為是關于“修昔底德陷阱”,這實際上也是一個偽命題。美國很多學者認為,中美兩個大國會陷入“修昔底德陷阱”,認為大國之間是零和博弈,美國一位非常知名的學者寫了一本書,名字就叫《注定一戰》,其實,我認為“修昔底德陷阱”也是一個偽命題。兩千多年以前還是奴隸時代,用那個時候兩個國家爭奪領土,爭奪霸主地位,用來類比到當前中美關系是十分不合適的。當時的世界是沒有關聯的,各個國家之間除了產品的物物交換,并沒有經濟上緊密的聯系。而當代的世界經濟是高度交融的,下一代的信息技術,現代信息技術,互聯網、物聯網、高鐵網、高速公路網、港口網、航空網這些都密不可分,加上在這樣基礎上形成的全球產業布局,產業鏈、供應鏈、服務鏈、價值鏈,實際上已經把世界黏結成為一個整體。世界只有通過合作、通過互聯互通,才能降低各個國家行政管理的成本和世界經濟發展的成本,才能獲得更大的發展。

      

       所以用那個時候的“修昔底德陷阱”來比喻現在中美之間會陷入的這個陷阱,我認為本身就是不存在的,用一句中國唐代六祖慧能法師的一句話來說,“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本來就沒有這個事,你非得要把這個事套在中美兩國關系上,非得要注定一戰,這本身確實就是一個悖論。

      

       第三個大的誤區,就是關于霸權轉移的理論,把中美關系中的問題歸咎于此缺少常識。現在很多外交方面的專家,也包括研究中美問題的專家,都引用了關于霸權轉移的理論,特別包括海權論等等經典的著作,來套用到現在的中美關系上。認為中國強大了,如果說未來中國科技發展了,那么中國必然形成霸權,霸權必然從美國向中國轉移。中國領導人和中國政府多次莊嚴承諾,中國未來即使強大了,也絕不稱霸,但是也解除不了美國和一些國家的擔憂。習慣了冷戰思維和歷史慣性替代,使一些人非要用固化的理論和思維,來分析研判問題,把中國和平崛起作為霸權轉移,這個理論在當代也是一個非常大的悖論。

      

       第四個大的誤區,就是關于中國威脅論,中國崩潰論已經消退,用中國威脅論來阻止中國與其他國家進行和平交往。中國現在的確是發展了,2014年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按照購買力平價標準,認為中國已經排在第一位了,但實際上中國的經濟實力,科技的實力,還有軍事的實力,和美國還有很大的差距。特別是中國GDP雖然排在第二位了,按人均我們排在第72位,還有非常非常大的差距,我們東西部地區的差距,南北部地區的差距也是很大的。所以,中國自身的發展任務,是比去世界上爭第一,爭第二,這個任務要大得多。

      

       我認為,中國在和美國的關系上,中國實際上一直是處在一種被動狀態,在整個中美發生貿易摩擦中,中國總是在應戰、退讓、妥協,一直處在這個狀態。為的是什么?為的是和美國處理好關系,使這兩個國家關系能走向建設性的合作伙伴關系,所以關于中國威脅論,這是一個很大的誤區。

      

    這幾十年看待中國,實際就兩種理論,一種是中國威脅論,一種是中國崩潰論。現在中國崩潰論基本上已經退出舞臺,(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中美關系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m8763.com),欄目:天益學術 > 國際關系 > 國際關系時評
    本文鏈接:http://www.m8763.com/data/117499.html
    文章來源:愛思想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8763.com)。

    4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插妹妹a片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