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b id="8n1iy"><listing id="8n1iy"><small id="8n1iy"></small></listing></sub>
  • 湯君:西夏文學研究的回顧與展望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72 次 更新時間:2019-08-05 23:42:19

    進入專題: 西夏文學  

    湯君  

       內容提要:相對于異常豐富的中國古代文學的研究,西夏文學的本來面目及相關研究成果,目前尚不被絕大多數古代文學研究者所了解和認知。究其原因,西夏文字的障礙和相關文學線索的缺失占主導因素,而大型、集中和高水準的西夏文學作品漢譯、匯集和整理的缺失,才是其中的根本原因。由此,本文嘗試呼吁建立穩定、專門,同時具備西夏文解讀和外語著述解讀的古典文學研究基礎成熟的研究隊伍;加強對西夏文學史料的收集、整理和公布;在已有的個案研究基礎上,對存世西夏文獻的整體進一步推進了解;在已有類型研究的基礎上,努力避免重復的淺層次研究,深入下去做持續、潛心的作者研究;在宋、遼、金、夏的大背景下,古代文學研究者應用于打通壁壘,匯集到西夏文學的研究中來,在整個古代文學史的視野下觀照西夏文學成就。

       關 鍵 詞:西夏  文學  中國古代文學

      

       西夏文學文獻的匯集和整理是當前我國絲路文化建設的重要一環。西夏文學既是中國古代文學史的一個不可或缺的分支,又是獨特的黨項羌民族文學和中原漢民族文學、西北其他少數民族文學、西南藏族佛教文學的交匯融合體,有著受中原文化影響的少數民族文化的特質,能夠極大地豐富中華文明。元人編纂了宋、遼、金三史而未編“西夏史”,除了2016年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馬工程”《中國古代文學史》單設“西夏文學”章節,并以大約5000字的篇幅來介紹外,其他各種高校教材性質的《中國文學史》均未介紹“西夏文學”。當代學者編纂的大型資料集也僅有《全遼文》《全元文》等而無“全西夏文”,這對于中國文學史的研究無疑是巨大的空白和遺憾。一百多年以來,西夏文學的研究已經從中國古代文學史中的空白狀態,逐步走向令人矚目的研究前臺。但綜合起來看,還是存在諸多問題。對這些成就進行總結,對尚存在的問題進行必要的反思,或許能夠有助于我們推動西夏文學研究的進程。

       目前,國內外偶有涉及或專門論及西夏文學的學者已經接近百人,他們先后介入相關的史料整理、翻譯、考證、類型分析、概況綜述以及各種西夏史、文化史、少量文學史通論之類的文化闡釋等研究上來。總體看來,這些研究的成績主要集中在以下幾個方面:文學史料的發現和整理,文學現象的個案研究,文學的類型和綜合研究,各類通史、專門史中的概述及其他。茲簡略介紹之:

       其一,資料發現和整理。晚清王仁俊曾在傳統史料中輯出27篇①,羅福頤增至38篇②。此后由于歷史的原因,蘇聯的學者一直走在此類研究前列。如聶歷山《西夏文字及其文獻》《西夏語文學—研究論文和字典》(二卷)③,戈爾芭切娃、克恰諾夫編《西夏文寫本和刊本》④,以及克恰諾夫連續發表的《獻給西夏文字創造者的頌詩》譯了其中幾個詩段,《〈夏圣根贊歌〉——東方學文獻的瑰寶》《西夏諺語》《新集錦合辭》等。⑤此外,捷連提耶夫·卡坦斯基等發表《西夏圣祖贊詠》⑥,孟列夫著《黑城出土的漢文遺書敘錄(科茲洛夫卷)》⑦,克平著《新集慈孝記》⑧和克恰諾夫對《月月樂詩》⑨進行了解讀等,均在側重于資料的介紹和翻譯的同時,也嘗試做歷史文化或語言的解讀,不甚作文學的評價。

       20世紀80年代后期,我國學者在文學史料的發現和整理上,逐漸形成積極態勢。顧吉辰《宋人西夏著作考》一文,對宋人撰寫的西夏著作,包括涉及西夏問題的著作存佚情況作一一考證⑩。寧夏諺語集成編委會編、羅矛昆翻譯《中國諺語集成(寧夏卷)》也收錄了西夏諺語。(11)聶鴻音《補〈西夏藝文志〉》輯錄西夏人翻譯或撰寫文獻74種。(12)陳炳應還于1993年翻譯了俄譯本《新集錦合辭》,依據克恰諾夫所著書后附的影印件,譯為漢文,加以注釋,并附克恰諾夫對諺語研究的有關論著譯文。(13)湯曉芳《西夏史研究的兩部重要史料——〈圣立義海〉和〈貞觀玉鏡將〉簡介》一文,對前者這部百科性辭書的詩序和基本內容給予了介紹。(14)史金波、聶鴻音《俄藏西夏文世俗文獻目錄》一文,對部分重要文學作品或相關文獻如《纂要》《新集碎金置掌文》《圣立義海》《西夏詩集》《宮廷詩集》《新集錦合道理》等進行初步介紹和研究。(15)劉建麗《20世紀國內外西夏學研究綜述》一文中,對若干西夏文學研究的主要成果做了介紹。(16)胡若飛《英藏黑水城文獻概述》一文中,對英藏西夏文學作品如諺語集、《新集錦合辭》、五言詩、《新集碎金置掌文》及譯自漢籍的《德事要文》、僧人傳記《寄照國師傳》《沙門善海奉詔集》等做了較多的介紹。(17)翟麗萍《2010年西夏學研究綜述》一文,對當年西夏文學研究的國內外成果做了及時的介紹。(18)張蓓蓓、伏俊璉《黑水城出土的漢文文學文獻及其價值》一文,主要介紹了其中的佚名歌詞、佚名詩、《新雕文酒清話》《劉知遠諸宮調》《薛仁貴征遼事跡》《千家詩》殘卷等的新材料的價值和填補文學史空白的意義。(19)胡玉冰《遼金元明清及近代重要漢文西夏文獻解題》一文,對清王仁俊《西夏文綴》及《西夏藝文志》、羅福頤輯《西夏文存》及《外編》等做了詳細介紹。(20)張美僑《西夏漢人研究述評》一文,從西夏后族中的漢人、漢官和漢僧三個方面,就學界對西夏漢人的研究狀況進行系統回顧,兼作評議,其中不少人皆是西夏文學的創作者或推動者。(21)馬淑萍《21世紀西夏文獻整理與考釋述略》一文,對西夏文學文獻研究成果多有介紹。(22)

       上述國際、國內學者的研究,體現了由單一、專類的介紹和翻譯,到綜合介紹、翻譯和整理的過程,以西夏文的詩歌和西夏漢語文學文獻的收集成就最為突出,其間往往伴隨著相關的基礎研究。

       其二,文學個案研究。此隊伍最為龐大,數量也最多,成果也最為突出。這類研究仍然是始于蘇聯、日本學者,其后美國學者也有較深研究。前者的成果其實也體現在上述他們在發現和整理史料時順便做出的翻譯、解讀和基礎考證上。如克恰諾夫《關于西夏文文獻〈圣立義海〉研究的幾個問題》,對三首西夏文詩歌和《圣立義海》等內容給予介紹和辨析,研究西夏人對世界、人類和自己民族起源的認識以及西夏居民生活、親屬系統等。后者實際上是以西田龍雄為代表,其《西夏語〈月月樂詩〉之研究》,對西夏文《月月樂》詩歌進行了日譯和簡單研究。(23)美國鄧如萍《西夏佛典中的翻譯史料》一文中,對12世紀下半葉和13世紀初活躍在西夏佛教界的8個僧人的小傳情況作了深入探討。(24)俄羅斯К.Б.克平著、王培培譯《西夏文獻中的“黑頭”和“赤面”》指出現俄藏黑水城文獻刻本中的西夏頌歌和贊歌是有區別的。(25)

    20世紀70年代后期,我國學者黃振華的《評蘇聯近三十年的西夏學研究》一文,宏觀概述了蘇聯當時西夏學的全面成就,并重點對克恰諾夫的《西夏史綱》進行大量謬誤舉證,其中透漏出不少關于西夏時期文學作品的成就。這對于沉寂多年的國內西夏學界無疑是一種鼓舞。(26)之后,陳炳應的《西夏的詩歌、諺語所反映的社會歷史問題》一文,譯引了聶歷山《西夏語文學》中的6首西夏詩歌和27條諺語,并從黨項人發源地、西夏王族族屬、民族關系、社會狀況等角度進行深入研究。(27)這是國內首次關于西夏諺語、詩歌的論文。牛達生《〈嘉靖寧夏新志〉中的兩篇西夏佚文》一文,從明代《嘉靖寧夏新志》中轉錄了兩篇西夏佚文《夏國皇太后新建承天寺座佛頂骨舍利碑》《大夏國葬舍利褐銘》二文,并對相關的作者、時間等作了考證。(28)霍升平、胡迅雷、李大同《西夏諺語初探——兼與陳炳應同志商榷》一文,對1980年陳炳應的翻譯進行了修訂和補充。(29)羅矛昆《關于一段西夏詩歌的考辨》一文對該詩前三句作了較為詳細的考辨。(30)聶鴻音的《西夏文〈夏圣根贊歌〉考釋》對該詩進行了全面深入的討論。(31)聶鴻音《〈文海〉探源》一文,認為西夏地區出現的漢文詩歌是嚴格壓官韻的,但西夏文詩歌并沒有嚴格按照《文海》用韻。(32)聶鴻音《西夏文〈新修太學歌〉考釋》一文,認為該詩是了解西夏文學的一份絕無僅有的好資料。(33)孫昌盛《西夏方塔塔心柱漢文題記考釋》一文,對拜寺溝方塔塔心柱的漢文發愿文進行了考證,認為其為西夏惠宗秉常大安二年和其母梁氏發愿修塔祈福所作。(34)尚世東《西夏文書工作制度》一文,以《西夏天盛改舊新定律令》為依據,并結合其他西夏文獻,首次從制文、審核、署押、傳遞、管理等幾個方面系統介紹了西夏文書工作制度。(35)21世紀初,這種個案研究突飛猛進,進一步走向縱深。聶鴻音《西夏文〈天下共樂歌〉〈勸世歌〉考釋》一文,認為這兩首詩可以補西夏文學史料之缺。(36)此外,聶鴻音《俄藏5130號西夏文佛經題記研究》一文,對該題記進行了全文解讀,并闡釋其中的名號、職銜等,認為西夏人在翻譯藏語人名時并非像翻譯漢語或梵語人名那樣一概采用音譯,而是采用了音譯和意譯相結合的特殊方法,甚至有時完全采用意譯。(37)聶鴻音《拜寺溝方塔所出佚名詩集考》一文,對西夏漢文詩集的作者和寫成時間進行了初步考證。同年其《關于西夏文〈月月樂詩〉》一文,對《月月樂詩》重新進行漢譯,消除了以往成果對此詩的曲解之處。(38)聶鴻音《西夏文〈五更傳〉殘葉考》一文,認為西夏民間文學與唐五代敦煌文學之間存在著某種淵源關系,從俗曲的內容及語言形式來看很可能是西夏人自己的創作,而非翻譯自流傳于當地的漢文曲子詞。(39)聶鴻音《西夏文〈賢智集序〉考釋》一文通過對該書序言的考釋,認為該書著者是西夏乾祐年間著名僧人鮮卑寶源。(40)聶鴻音《西夏文〈過去莊嚴劫千佛名經〉發愿文中的兩個年號》一文,對“景祐”和“福圣承道”兩個年號進行了確認。(41)孫昌盛《西夏文〈吉祥遍至口和本續〉題記譯考》一文,對以藏文佛經為底本的該經題記進行詳細譯讀并考證其著者、傳者、譯者及稱號等相關問題。(42)胡玉冰《〈西夏文綴〉、〈西夏文存〉、〈宋大詔令集〉論略》一文,認為王氏、羅氏及宋人之作都為我們今天研究漢文西夏公文提供了資料上的便利。(43)孫昌盛《方塔出土西夏漢文詩集研究三題》一文,從詩歌意境、內容和詩集裝訂方式等方面探討了詩集的文獻價值及中原文化的影響。(44)聶鴻音《西夏文〈夫子善儀歌〉譯釋》,對該詩做了全面解讀。(45)尹占華《辨張元事兼論張元姚嗣宗詩》一文,考證張元原名和其入西夏問題及其詩歌作品。(46)筆者《西夏全真教佚詞十一首考釋》一文,對西夏的十一首漢文詞進行了考證,認為它們應該是全真七子的作品,甚至有可能是馬鈺的作品。(47)聶鴻音《〈孔子和壇記〉的西夏譯本》一文,指出其漢文原本的撰成時間應在唐代中葉以后,內容為佛、道兩家思想的雜糅,且作者的文化水平不高。文章利用西夏譯本對相應的漢文底本進行了構擬。(48)梁松濤《西夏文〈敕牌贊歌〉考釋》一文,對該詩中有關西夏牌符的材質、形狀,特別是“敕走馬”銀牌的一些問題進行了歷史的考證,指出其將為西夏牌符問題的研究提供直接的第一手資料。(49)梁松濤《西夏文〈宮廷詩集〉研究》一文,對西夏文《宮廷詩集》的28首詩歌進行全文釋讀、考訂,初步確定了這兩件文書詩歌的寫作時間應在乾祐十六年(1185年)至光定辛巳年(1221年)之間,認為其性質應介于詩詞之間或偈子和佛贊之間的一種用于皇家舉行大的佛事或宮廷活動的配樂演唱的歌詞;論文從宮廷詩歌所反映的西夏建筑文化、敕牌問題、圣明皇帝、西夏與克烈和親幾個具體問題進行了考證,為西夏學的整體研究做了有益的補充和拓展。(50)梁松濤、楊富學《〈圣威平夷歌〉中所見西夏與克烈和親事小考》一文,反映了西夏與克烈和親的事,同時也簡單描述西夏的10次和親情況。(51)聶鴻音《乾祐二十年〈彌勒上生經御制發愿文〉的夏漢對勘研究》一文,依據上海古籍出版社20世紀末在俄羅斯拍攝的照片對完整的《彌勒上生經御制發愿文》進行譯釋。(52)聶鴻音《西夏文〈阿彌陀經發愿文〉考釋》一文,對該愿文進行了翻譯,并認為其施主是夏仁宗的母親曹氏。(53)聶鴻音《西夏文〈無垢凈光總持后序〉考釋》一文,對該序文進行了翻譯,并認為其與宋施護的漢譯本關系密切。(54)孫伯君《西夏俗文學“辯”初探》一文,認為西夏說唱文學中的“辯”,與敦煌文學中的“唱辯”一脈相承。(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西夏文學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m8763.com),欄目:天益學術 > 語言學和文學 > 中國古代文學
    本文鏈接:http://www.m8763.com/data/117580.html
    文章來源: 《西夏學》 2017年02期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插妹妹a片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