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b id="8n1iy"><listing id="8n1iy"><small id="8n1iy"></small></listing></sub>
  • 吳燦新:政治制度倫理、政治規范倫理與政治德性倫理關系辨析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79 次 更新時間:2019-08-05 23:49:06

    進入專題: 政治制度倫理     政治規范倫理     政治德性倫理  

    吳燦新  

       內容提要:政治倫理可以分成政治制度倫理、政治規范倫理、政治德性倫理。三者之間有著明顯的區別:三者的研究對象不同、關注的重點不同、依靠的主體性質不同、在特性上有質與量的不同、在政治倫理建設實踐上路徑的不同、以及倫理層次的不同。但三者之間也有著密切的聯系:三者都是政治倫理,都有政治倫理的共同性,政治制度倫理和政治規范倫理是政治德性倫理的保障,政治德性倫理為政治制度倫理和政治規范倫理提供實踐前提和內在基礎,政治制度倫理、政治規范倫理和政治德性倫理三者之間相互滲透、相互影響。

       關 鍵 詞:政治制度倫理  政治規范倫理  政治德性倫理  聯系  區別

      

       隨著中國全面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化,建設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文明,大力推進政治體制改革的要求日益凸顯。與此相適應的是,政治倫理問題也日趨引人注目。政治倫理問題主要有兩個方面:一是“理論問題”;二是“實踐問題”。“理論問題”是“實踐問題”的指導,因而研究“理論問題”十分重要。在政治倫理的“理論問題”中,政治倫理的分類及其相互關系是一項基礎性的研究,本文為此特作一點探討。

      

       一、政治制度倫理、政治規范倫理和政治德性倫理的涵義

      

       專門研究政治倫理問題的學科就是政治倫理學。因此,政治倫理學可以說是一門研究政治倫理和政治道德的科學,它以政治倫理和政治道德為研究客體,它的使命是以理論的形式再現政治倫理和政治道德[1]。在此基礎上,它指導政治倫理和政治道德的實踐,推動人類政治文明的進步。

       政治倫理學研究政治倫理問題,其基礎性的一項研究工作,就是政治倫理的分類問題。政治倫理是人類社會倫理的一種特殊表現形態,它是調整社會政治生活中的各種政治關系的倫理要求的總和。這種政治倫理的要求,通常指向三個方面:政治制度、政治行為、政治德性。萬俊人認為:“一般而言,政治倫理可以大致地分為政治制度倫理、政治行為主體的關系倫理和政治美德以及以國家政治意識形態為主導的社會政治理念和理想三大層面,亦可簡稱為制度、行為和觀念(意識)三個層面。”[2]簡言之,政治倫理通常可以分成三大類型:政治制度倫理、政治規范倫理(政治行為倫理)、政治德性倫理。

       (一)政治制度倫理

       “制度”的涵義比較寬泛。從社會科學的角度來理解,制度泛指以規則或運作模式,規范個體行動的一種社會結構。這些規則蘊含著社會的價值,其運行以保護著一個社會的秩序。美國著名經濟學家道格拉斯·C.諾斯認為:“制度是一個社會的游戲規則,更規范地說,它是為決定人們的相互關系而人為設定的一些制約”[3]3,制度“是為人類發生相互關系所提供的框架……它們由正規的成文規則和那些作為正規規則的基礎與補充的典型非成文行為規則所組成。”[3]5制度經濟學家將制度劃分為正式制度與非正式制度。正式制度是人為通過一定程序制定的正式規章、規則、法則等,非正式制度則為自然演化而來的風俗習慣、倫理道德、信念信仰等社會行為規范。從制度的定義來看,制度無疑是與價值緊密聯系在一起的;而“倫理道德”正是價值最重要的表現形式,也是引導制度建構最重要的價值形態。因此,制度倫理是一種“客觀性”的主觀存在。

       張桂珍在《政治制度倫理:歷史發展及當代中國的實踐》中認為,“制度倫理”主要包括以下四種觀點:一是“倫理”中心觀,持這種觀點的學者認為制度倫理就是制度中蘊涵的倫理價值、道德原則(制度中的倫理)以及對制度做出的倫理評價(制度的倫理)。它強調特定的倫理原則和道德要求在制度建立之前必須予以考慮和重視,同時認為人們對制度的正當性、合理性的評價也影響著制度符合倫理道德性的程度。二是“制度”中心觀,這種觀點主張制度倫理即倫理道德制度化,也就是將一系列的道德規范確定為制度,將倫理道德制度化、成文化、法律化,以加強倫理道德對社會的影響力。三是制度倫理觀,它是前兩種觀點的綜合,是倫理制度化和制度倫理化的辯證統一,認為制度倫理既包含制度的合道德性,又把一定社會的倫理原則和要求提升規定為制度。四是“制度正義”論,“制度倫理”既不是什么“制度的倫理化”,也不是什么“倫理的制度化”,而是對制度的倫理分析,其核心是揭示制度的倫理屬性及其倫理功能,其主旨是指向“什么是善的制度”“一個善的制度應當是怎樣的”“何以可能”“有何倫理價值”等問題。它是中國語境下的“制度正義”問題[4]。

       事實上,制度倫理簡而言之就是關于制度的倫理,其本質上就是解決正式制度的合道德性問題。它應當包括以下五個方面:一是建構制度時應當遵循的倫理追求;二是制度本身所蘊涵的倫理精神或倫理價值;三是制度在運行中的倫理要求;四是對制度是否合正當性所進行的倫理評價;五是將某些特別重要的倫理規范確定為制度。這五個方面是統一并聯結于制度倫理這一范疇之中的,是制度倫理不可分割的內容。只有從五個方面對制度實行倫理的規定,才能真正解決正式制度的合倫理性問題。

       在當代,制度倫理的研究已迅速發展成為倫理學研究的前沿課題,并已發展成為一門新興學科——制度倫理學。從根本上來說,這是緣于當代社會生活的制度化趨勢的不斷強化。在日見強勁的經濟全球化大趨勢下,當代世界呈現出空前復雜的局勢。當今世界的生活舞臺就像是一個等待重新洗牌的牌局,有待秩序的重構。而社會生活秩序的建構基礎是社會制度建設。制度倫理的第一要務就是為社會制度體系的建構提供必要的基本價值理念、道德論證和社會倫理資源。

       社會制度有許多分類,從一般社會結構上來說,有經濟制度、政治制度和文化制度。因此,相應的也就有經濟制度倫理、政治制度倫理和文化制度倫理。

       政治制度倫理的研究是政治倫理和制度倫理研究的必然延伸。萬俊人就認為:“政治倫理的核心問題是制度倫理秩序建構、公共權力的運用問題。公共權力的運用和規范的一個基本條件就是制度本身。在某種意義上說,政治倫理與制度倫理是重合的,研究的主題是相同的。相比較而言,制度倫理更加具體。”[5]盡管這種說法不夠精確,但在指明研究政治倫理中研究政治制度倫理的必然性和重要性這一點上無疑是正確的。根據上述對制度倫理的認識,政治制度倫理就是政治制度的倫理,它也包含著一般制度倫理的五個方面的規定性,但它重點強調的是政治制度的倫理價值蘊涵、倫理價值取向和倫理價值評價;它主要是研究政治制度設計和運行的道德合理性和如何建立一個好(善)的政治制度,它強調任何政治制度的建立和發展都蘊含著一定的倫理理念和倫理價值追求。

       (二)政治規范倫理(政治行為倫理)

       以人的道德行為為對象的倫理可以稱之為“行為倫理”,行為倫理從根本上來說,就是確立人的道德行為規范的倫理,因而又可稱之為“規范倫理”。

       “規范倫理”是近現代崛起的倫理形態,在近現代社會發展進程中,它替代了古代“德性倫理”的中心地位,成為近現代倫理學關注的重心。因為近現代社會發展的態勢,是一種從傳統的自然經濟、農業經濟轉向現代的商品經濟、工業經濟,從封建神學政治轉向自由民主政治,從封閉保守的封建神學文化轉向自由開放的世俗社會文化的歷程。在這種社會根本性的轉換中,正如一些學者所指出的,為了適應現代社會化大生產、大交換和大結構所產生的社會大功利、大關系和大秩序的要求,人類的道德則由一種個人或家庭型的德性倫理(即道德)轉向了一種社會性的、具有普遍合理性意義的“規范倫理”。

       在現代倫理學中,關注人的道德行為,關注人的道德行為規范已是不爭的事實。與此相適應的,對規范倫理的高度重視勢所必然。在當代中國,由于實行改革開放政策與市場經濟的發展,原有的道德規范體系土崩瓦解,導致了社會的道德失范現象的滋生蔓延;因此,建立與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相適應、與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相適應的道德規范體系成為當務之急。

       專門研究“規范倫理”的學問,學界稱之為規范倫理學。規范倫理學是重點研究人們的道德行為準則,探究道德原則和規范的本質和評價標準的理論。在本質上,它是關于義務和價值合理性問題的一種哲學研究。規范倫理學主要致力于說明人們應遵從何種道德準則,才能使人們的行為做到道德上的善。它通常又可分為一般規范倫理學和應用規范倫理學。一般規范倫理學研究人們行為的合理性原則,主要是對諸如何種行為性質為善、何種行為選擇為正確、何種行為是應受譴責的等最一般的問題進行批判性研究;而應用規范倫理學則研究具體的道德行為的合理性問題,試圖用道德的一般原則來解釋和說明人們面對具體道德問題時所應采取的正確行為。

       在一定的意義上,政治規范倫理就是政治規范倫理學研究的具體道德問題,簡而言之也就是關于政治行為的倫理,是關于政治行為規范的倫理,其本質上就是解決具體政治行為的合理性問題。它重點探究規范人們政治行為的準則,它關注的核心問題是:什么樣的政治行為是道德的政治行為?什么樣的政治道德規范才是正確合理的政治道德規范?我們怎樣做才符合政治道德規范的要求?

       (三)政治德性倫理

       什么是德性?一般而論,德性有兩種含義:一種是中性含義,德性就是指道德品性。亞里士多德認為,德性是表現于習慣行為中的品格特征。另一種是褒性含義,德性就是指美德。所以,又可把德性界定為表現于習慣行為中的品格特征。事實上,這兩種含義是從不同的角度來說的。中性含義是從客體對象的視角來說德性;褒性含義則是從德性追求之目的的視角來說德性。正因兩者這種關聯性,所以德性倫理也稱之為美德倫理;研究德性倫理的學科不僅可稱之為德性倫理學,也可稱之為美德倫理學。

       在倫理學史上,德性倫理學是倫理學最初的也是最古老的理論形態,在西方以亞里士多德的德性論為代表,在中國則以儒家的倫理學為代表。在亞里士多德的《尼各馬可倫理學》中,其中心問題就是關于道德品格的。在亞里士多德看來,為了理解倫理學,我們必須理解,是什么使人成為有德性的人;或什么樣的品格特征使一個人成為好人。隨著基督教倫理學的產生和時代的變化,特別是隨著現代工業文明的發展,規范倫理學的崛起,德性倫理學逐漸被邊緣化。然而,在當代世界倫理學領域,A.麥金太爾(A.MacIntyre)、M.桑德爾(M.Sandel)以及C.泰勒(C.Taylor)等人則企圖通過復興亞里士多德德性論傳統,來診療現代社會的“道德碎片”和“德性失落”現實,從而掀起了聲勢浩大的帶有強烈現代性色彩的“德性倫理運動”。

       政治德性倫理在個體的意義上,可以說是政治倫理學研究的重要歸宿。因為政治倫理學在研究政治倫理的時候,主要有兩個視角:一個是社會視角,重點通過政治制度倫理的建設,來追求社會的政治至善;另一個則是個體的視角,重點通過政治德性倫理的建設,去追求個體的政治至善;而個體的政治至善,外部表現為合符政治規范的行為,內部則表現為優良的政治德性。政治倫理道德與其他的所有東西特別是政治法律制度等的根本不同,就是在于它的自律性,而這種自律性的根據不在于政治制度倫理的強制性,也不在于政治規范倫理的外在性,而恰恰在于政治德性倫理的自覺性與內在性。政治德性倫理簡而言之也就是關于政治德性的倫理,其本質上就是解決政治德性的性質與養成問題。它重點探究人們的政治品格的合善性,其關注的核心問題是“什么是好人和如何成為一個好人的問題”;具體來說,它關注的核心問題是:人們為什么要有政治美德?什么樣的政治品格才是政治美德?我們怎樣才能具有政治美德?

      

    二、政治制度倫理、政治規范倫理和政治德性倫理的區別 (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政治制度倫理     政治規范倫理     政治德性倫理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m8763.com),欄目:天益學術 > 政治學 > 政治思想與思潮
    本文鏈接:http://www.m8763.com/data/117581.html
    文章來源:桂海論叢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插妹妹a片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