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b id="8n1iy"><listing id="8n1iy"><small id="8n1iy"></small></listing></sub>
  • 婁成武 何陽:矛盾·成因·調適:論社會主義協商民主中的信息不對稱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39 次 更新時間:2019-08-06 00:19:19

    進入專題: 協商民主   信息不對稱  

    婁成武   何陽  

       內容提要:信息不對稱有悖于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基本要求和行動邏輯,影響著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效率和質量,具體體現為四組矛盾關系,既不利于保障協商民主主體地位平等、吸納協商民主主體廣泛參與,也不利于推進協商結果有效執行、落實對協商民主的監督。信息不對稱理論為正確認識和調適社會主義協商民主中的信息不對稱現象提供了理論支撐。社會主義協商民主中產生信息不對稱現象的成因主要有利益分歧,信息公開制度建設嚴重滯后,責任認定與歸責機制不完善,占據信息劣勢方尋求信息均衡狀態的動力不足。倘要實現社會主義協商民主主體間信息均衡,應引導占據信息優勢方正確認識利益關系,構建社會主義協商民主信息公開制度,完善社會主義協商民主責任認定與歸責機制,調動占據信息劣勢方尋求信息均衡的動力。

       關 鍵 詞:社會主義協商民主  信息不對稱  影響  調適

      

       “健全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制度”是黨的十八大立足中國國情提出的重要命題,將協商民主與社會主義結合在一起意在對中國協商民主與西方協商民主進行有效區分。黨的十九大強調:“要推動協商民主廣泛、多層、制度化發展”,進一步明確了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建設的發展方向,此舉意味著社會主義協商民主作為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的偉大創舉將深深地嵌入中國民主政治過程,是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重要內容之一[1](p8),而“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既是當代社會主義中國和中國共產黨人的歷史使命,也是關系到社會主義制度能否戰勝資本主義,增強制度自信的必然選擇”[2](p6)。社會主義協商民主是指“自由而平等的公民,基于制度化的、規范化的平臺和渠道,通過合作、參與、求同存異、公共協商參與決策,以最大限度地包容和吸納各種利益訴求的一種民主形式”[3](p99-100),被譽為“社會主義政治文明的生長點”[4](p4)。由于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牽涉主體多元,因而,多元協商民主主體間的信息共享至關重要,它決定著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效率和質量,但已有研究成果并未對協商民主主體間的信息共享引起足夠重視,忽視了信息共享在社會主義協商民主中的重要地位,這不得不說是一種遺憾。基于此,本文依托于信息不對稱理論,探討社會主義協商民主中產生信息不對稱現象的成因,進而提出調適社會主義協商民主中信息不對稱現象的路徑,以期減少協商民主主體信息障礙,保障協商民主主體地位平等,提升協商民主行為效率,增強協商民主行為質量。

      

       一、社會主義協商民主中信息不對稱研究的必要性

      

       信息不對稱有悖于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基本要求和行動邏輯,影響著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效率和質量,具體體現為四組矛盾關系,因而,有必要對社會主義協商民主中信息不對稱現象展開研究。

       (一)信息不對稱不利于保障協商民主主體地位平等

       自由平等是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根本價值追求,而實現自由平等就要充分尊重每個人的個人權利[5](p53),只有做到了尊重每個人的個人權利,才能更好地保障協商民主主體地位平等,實現自由、平等協商,使協商民主遠離形式主義。然而,信息不對稱不利于保障協商民主主體地位平等,因為實現自由平等所要求的“尊重每個人的個人權利”不僅體現在每個公民在與自身利益相關事務面前能夠平等地參與決策、表達訴求,而且體現在每個公民在參與協商事務時能夠掌握與協商事務相關的所有信息,即對與協商事務相關的所有信息應當具有知情權,只有每個利益相關者對與所協商事務相關的所有信息做到有所了解,才可能在個人能力范圍內經過綜合比較作出有限理性決策,所表達的訴求才是個人真實意愿的體現,否則都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平等,而信息不對稱顯然違背了利益相關者對與所協商事務相關的所有信息應具有知情權的要求,造成有些利益相關者占據了與所協商事務相關的更多信息,而有些利益相關者占據的信息有限。

       (二)信息不對稱不利于吸納協商民主主體廣泛參與

       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具有協商民主主體廣泛性特點,是最廣大人民群眾享有民主權利的政治制度[6](p47),是對人民當家作主理念的具體踐行形式,而信息不對稱不利于吸納協商民主主體廣泛參與。因為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大多為擁有權力的組織和機構就某公共問題廣泛征集利益相關者意見,以期綜合各方意見進行決策的民主形式,這里面便涉及擁有權力的組織和機構向利益相關者傳遞協商信息過程。倘若向利益相關者傳遞協商信息過程中由于各種原因使得協商信息未能有效地傳遞給所有利益相關者,則會產生信息不對稱現象,出現有的利益相關者獲得了協商信息,而有的利益相關者沒有獲得協商信息的局面,沒有獲得協商信息的利益相關者自然難以參與到協商行動中,這就造成協商民主主體部分缺失。值得注意的是擁有權力的組織和機構未能向所有利益相關者傳遞協商信息并非一定是其主觀為之,也可能是利益相關者常年在外,與周圍人士失去了聯系,擁有權力的組織和機構由于沒有聯系方式無法告知利益相關者。

       (三)信息不對稱不利于推進協商結果有效執行

       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價值和意義,“就在于對有分歧、有爭議、無充分把握的問題,力求增進和形成共識”,彰顯出“人民對國家政治和社會事務的參與、管理和監督”[7](p5)。十八大報告指出,“堅持協商于決策之前和決策之中,增強民主協商實效性”,說明協商過程實質上就是決策過程,而協商主體的廣泛性為協商結果的有效執行奠定了扎實基礎。因為眾多利益相關者通過不同方式對協商事務表達了自身意見并共同做出決策,其中決策是在綜合各方意見訴求的基礎上形成的共識,如此一來,以協商結果為主要內容的決策在執行過程中則存在著良好的群眾基礎,但其前提條件是協商民主主體對與所協商事務相關的所有信息具有知情權,協商結果是利益相關者經過認真考慮的真實意愿體現,而信息不對稱明顯有違此前提條件。倘若利益相關者在決策執行中發現協商過程存在信息不對稱,自身處于占據信息劣勢方的位置表達意見,那么即便是以協商結果為主要內容的決策,在執行過程中也會困難重重,故不利于推進協商結果有效執行。

       (四)信息不對稱不利于落實對協商民主的監督

       確保社會主義協商民主的效率和質量需要以落實對協商民主的監督作為后盾,只有對協商民主全過程進行有效監督,才能保證協商民主主體各司其職,而要落實對協商民主的監督離不開兩方面信息,一方面是各監督組織與個人了解監督渠道與監督機構,即向合適的監督機構如何反應協商民主過程中出現的各種問題,另一方面是具有監督職責的機構可以及時掌握協商民主過程出現問題的信息,并對相關信息進行確認、處理,各個監督主體反應問題是監督機構處理問題的充分不必要條件,因為后者可主動介入協商過程獲得信息。倘若政協、社會組織、新聞媒體和公民等監督主體不了解監督渠道與向哪些監督機構反映問題,那么在此領域便產生了信息不對稱,這顯然不利于監督主體履行監督職責,因為監督主體的部分缺失,對最大限度地掌握協商民主過程中的問題信息勢必會造成影響,縮減監督信息來源的廣度,而監督信息來源廣度的縮減,則會減弱監督功效,故信息不對稱不利于落實對協商民主的監督。

      

       二、信息不對稱理論及其在本文中的適用

      

       信息不對稱理論產生于經濟學領域,是微觀信息經濟學研究的主要內容之一。在經濟學視域下,信息不對稱指信息在相互對應的經濟個體之間呈不均勻、不對稱的分布狀態,即有些人對關于某些事情的信息比另外一些人掌握地要多一些[8](p36),信息不對稱的成因有主觀和客觀之別,主觀上為不同經濟個體獲取信息的能力差異,即不同經濟個體在同一份信息上由于學識、經驗不等會接收到不同的信息;客觀上為不同經濟個體獲取信息的數量差異,即不同經濟個體由于受獲得信息渠道有限等各種因素影響能夠獲得信息的數量有別。信息不對稱理論的研究基礎是信息不對稱條件下不同經濟個體基于有限信息所做出的經濟行為,主要內容是處于占據信息劣勢方的經濟個體如何才能獲得更多信息,從而減少甚至規避占據信息優勢方給自身利益帶來的負面影響,實現各利益相關主體間的信息均衡,而信息均衡狀態的實現路徑設計應堅持激勵相容和參與約束相結合的原則,利用正激勵和負激勵對整個經濟行為進行有效調適。

       以信息不對稱發生時間為依據,信息不對稱可以劃分為事前信息不對稱和事后信息不對稱,并在此基礎上演化出了理論分支,以事前信息不對稱為研究對象的理論為逆向選擇理論,以事后信息不對稱為研究對象的理論為道德風險理論。事前信息不對稱主要緣于占據信息優勢方隱藏了信息,事后信息不對稱主要緣于占據信息優勢方隱藏了行動,這兩種現象明顯均不利于保護占據信息劣勢方的利益。為了更好地規避現實中的逆向選擇和道德風險,經濟學界呼吁采用市場信號、第二價格拍賣、最佳所得稅、股票期權、效率工資以及風險分擔等多種措施予以應對。

       雖然信息不對稱理論最早由經濟學者提出,但信息不對稱現象絕對不只停留在經濟領域,只要是涉及多元主體的行為,均可能產生信息不對稱現象,如布坎南提出的政府失敗論將信息的不完全對合理決策的制約認定為政府失敗的類型之一[9](p128),精準扶貧引入第三方評估的價值之一便是改變中央政府的信息劣勢地位[10](p106-107),信息的不完全和中央政府的信息劣勢地位顯然均與信息不對稱相關,而這些現象都發生在公共管理領域,并不屬于經濟領域,因而,將信息不對稱理論引入其他領域,既是解決其他領域現實問題之所需,也是對信息不對稱理論適用域的進一步拓展與引申。

       社會主義協商民主是利益相關者圍繞公共問題表達訴求、參與決策、求同存異的過程,其主體不單只有一個,否則談不上“求同存異”。以社會主義協商民主最為典型的形式——政治協商和基層協商為例,政治協商中存有執政黨和參政黨,基層協商中存有村民(居民)與他者,這里的他者既可能是村委會(居委會),也可能是基層政府、社會組織等,事務的性質決定了協商民主主體的差別。既然社會主義協商民主涉及多個主體,那么多元主體在協商事務上必然會出現信息不對稱現象,因為“信息的不對稱是絕對的,信息對稱是相對的”[11](p75),只不過成因可能不同罷了。故信息不對稱理論也可適用于分析和解決社會主義協商民主中的信息不對稱問題,本文的整個架構也緊緊圍繞信息不對稱理論展開,率先尋找社會主義協商民主中產生信息不對稱現象的深層次原因,繼而秉承“激勵相容和參與約束”相結合實現信息均衡狀態的原則設計調適社會主義協商民主中信息不對稱現象的路徑。這里有必要明確的是此文中的信息僅指與所協商事務相關的元信息,不包括在元信息基礎上推演出來的其他信息,因為只有元信息才具有唯一性,而由元信息推演出的信息千變萬化,難以窮盡,根本無法對之進行標準化規范。

      

       三、社會主義協商民主中產生信息不對稱現象的成因

      

       社會主義協商民主中產生信息不對稱現象的成因復雜多樣,但主要受限于以下幾個因素影響。

       (一)利益分歧是社會主義協商民主中產生信息不對稱現象的根本原因

    理性經濟人假設認為所有組織和個人都會不惜采用任何手段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故協商民主主體也不例外。信息不對稱現象產生背后折射的是各協商民主主體對自身利益的維護,因為利益一致情形下并不容易產生信息不對稱現象,倘若協商民主主體間在利益上形成共識,(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協商民主   信息不對稱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m8763.com),欄目:天益學術 > 政治學 > 中國政治
    本文鏈接:http://www.m8763.com/data/117593.html
    文章來源: 《理論月刊》 2018年10期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插妹妹a片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