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b id="8n1iy"><listing id="8n1iy"><small id="8n1iy"></small></listing></sub>
  • 傅國涌:追尋律師的傳統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975 次 更新時間:2010-03-29 22:48:26

    進入專題: 民國   律師  

    傅國涌 (進入專欄)  

      

       一百多年前,上海租界的法庭上出現了律師的身影。1904年發生震驚一時的“蘇報案”,國學深湛的章太炎和少年鄒容相繼入獄,清廷作為原告,與他們這些被告,分別聘請外國律師,就言論有罪還是無罪的問題,在法庭上展開一場又一場唇槍舌戰,每次的公開審理,《申報》等報紙都有追蹤報道。結果,不可一世的朝廷也未能如愿以償。雖然,我們今天已很難知道,在這一起載入青史的文字獄中,律師的出場,對于最后的審判到底起了多大的作用,但這一幕永遠留在了我的記憶深處。

       不過,那只是發生在上海的租界里,在清廷按照前法治方式垂拱而治的地方,律師在那時仍是一個完全陌生的社會角色,在我們的民族記憶里只有不具合法地位的訟師。“蘇報案”三年以后,鑒湖女俠秋瑾在浙江紹興被殺戮時,沒有法庭公審,沒有律師辯護,沒有最后陳述,一句話,還沒有一切近代的法律程序,只有秋瑾留下的一句絕筆:“秋風秋雨愁煞人”,百年來回蕩不息。

       1912年元旦,亞洲第一個共和國——中華民國橫空出世,浙江、江蘇各地的律師就要發起律師公會,上海14名律師成立了“中華民國辯護士會”(或稱“中華民國律師總公會”,到年底解散時已有170多會員)。當年9月12日,司法部頒布《律師暫行章程》,正式確立了律師的地位。雖然在此之前,1910年頒布的刑法草案已經為律師的存在提供了法律依據,少量的本國律師事實上也開始在上海這樣的通商口岸執業。到1913年8月,全國有1520位律師獲得執照,多數在日本學習過法律,少數畢業于本國的法政學校。 1913年,青年邵飄萍時在杭州辦《漢民日報》,因筆下不留情得罪當地權勢人物,被告上法庭,浙江第一律師公會會長阮性存律師出庭為他辯護,以勝訴告終。在“宋教仁案”中,律師楊景斌為成了眾矢之的嫌疑人應桂馨辯護,在幾乎一邊倒的公眾輿論和政治情緒的壓力之下,他卻要求保證嫌犯的人身安全,要求嫌犯在上海地方審判廳受審,以保證司法制度的獨立,等等,結果被司法部吊銷了執照,上海和周邊各地律師公會紛紛為他執言。這是律師為捍衛合法程序和律師職業權利做的一次努力。此后,在許多重大歷史事件中,我們都能聽到律師的聲音,看到他們傲然獨立的姿態。一些在政壇上浮沉多年的人物,在離開權力場之后,也會選擇律師作為自己安身立命的職業,做過國會議員的劉崇佑、沈鈞儒,做過教育總長、司法總長的學者、政論家章士釗,曾參與起草《臨時約法》、在民國前十五年三任司法總長的法學家張耀曾,做過大理院院長、司法總長、法制編纂館的董康……,都是當年享有盛名的大律師。

       1927年7月,國民黨南京政府頒布新的《律師章程》及《律師登錄章程》,其中最顯著的變動就是女性也可以成為律師。中國的法庭上因此出現了史良這樣年輕的女律師,她于1927年畢業于私立上海法科大學,能背誦“六法全書”,幾年后拿到律師資格,1931年開始在上海執業。到1937年,僅上海律師公會就有1328名律師。從1918年到1933年,東吳大學法學院645名畢業生中,有228名在上海做律師,其中包括9個女性。

       歷史不會忘記,1933年4月,國民黨主宰下的江蘇高等法院公開審理陳獨秀等“危害民國”案,與陳獨秀一起辦過雜志、政見并不相同的老朋友章士釗挺身而出,義務為他辯護,在法庭上雄辯滔滔,從法理、邏輯和事實多方面證明,“政府不等于國家”,“反對國民黨及其政府,并非反對國家”。他的辯護詞洋洋萬言,經當時《申報》、《大公報》等報刊的報道、轉載,轟動視聽。國民黨《中央日報》社長程滄波發表社論《今日中國之國家與政府——答陳獨秀及章士釗》,進行反駁,章士釗則在《申報》發表《國民黨與國家》一文予以回擊,這場法庭內外的論戰,不僅凸顯出當年律師的風采,更讓后人感慨的是章士釗的辯護詞和陳獨秀的自辯詞,當年一經出版,就被一些大學的法學院列為了必備的參考書。我們從中可以深刻地體悟到,律師不是孤立的,沒有新聞界、出版界、教育界等領域存在的正氣,沒有社會各層面的合力,無論是多么有膽氣、有職業水準、有道義追求的律師也不太能有什么作為。換言之,沒有社會大舞臺上的各種角色,律師不可能單獨演出精彩的活劇。章士釗律師的辯護未能改變國民黨方面對陳獨秀的審判結果,但他維護了法律和律師的尊嚴。

       發生在抗日戰爭前夕的“七君子案”,沈鈞儒等七君子因為組織“救國會”、號召抗日而入獄,七個人中律師就占了四個(沈鈞儒、沙千里、史良、王造時),為他們七人辯護的律師團更是一個龐大的陣容,21名律師皆一時之選,包括張耀曾、李肇甫、陳志皋、江庸、汪有齡、江一平、劉崇佑、張志讓等,當年中國律師界的精華幾乎傾巢而出。這些律師既有做過司法總長、國會議員、大理院(最高法院)審判長的,也有大學法學院院長、教授,上海和蘇州的律師公會會長,其中許多名律師都是仗義而來,義務為他們辯護。“七君子”的政治觀點,他們并不是完全認同,有的甚至不無分歧,比如對于組織“人民陣線”,張耀曾等律師就不贊同,汪寶楫之所以做沙千里的代理律師,是因為同鄉關系,“盡可能的幫助一個朋友,而不是為了表明某個政治立場”。但是,針對起訴書對七君子“危害國家”的指控,律師團明確指出起訴書顛倒是非、混淆黑白,是對法律尊嚴的摧殘,也是對歷史功罪的妄斷。很長一段時間,法庭上和新聞媒體始終回蕩著當事人、律師和報人的浩然正氣。

       1948年,南京《新民報》被國民黨當局下令停刊之后,陳銘德、鄧季惺夫婦曾聘請章士釗、江庸、江一平、周一志等六個律師,起草了萬言“訴愿書”,從法律、事實、情理等各個方面進行了有力的申辯,要求撤消處分。這份于情于理于法都無懈可擊的“訴愿書”如同石沉大海,最終歸于無效。盡管如此,他們訴諸法律層面的抗爭、努力也并非毫無意義。在前法治社會向法治社會轉型的時代,公民運用法律的武器,一點一滴地在法制框架內維權,也許沒有立竿見影的效果,但是天長日久,這種積累會導致社會發生實質性的變化。關鍵是這種努力可持續的、長期的、韌性的,律師的作用也因此舉足輕重。這就和那種訴諸一次性的沖動,很過癮、很激烈的選擇呈現出了不同的方向。在長遠來看,前一種選擇即漸進的積累所爭得的進步無疑更可靠、更堅實。

       歷史也不會忘記當年律師協會的作用,這個律師行業的團體在社會不義面前并不缺席。1933年,江蘇鎮江《江聲日報》經理兼主筆劉煜生因文字獄而遭槍殺,舉國上下的抗議聲浪中不僅有新聞界團體、中國民權保障同盟及其他社會團體的聲音,還包括全國律師協會在內,他們公開通電,提出追究、懲辦責任者的要求。國民黨當局被迫作出回應,先后發出《保障正當輿論》、《切實保障新聞從業人員》的通令。1936年,沈鈞儒、沙千里、史良、王造時等四位上海律師公會成員被捕,其中沈、沙還是執委會委員,在他們入獄期間,“公會內部從來沒有人建議和也從來沒有任何行動來填補他們的職位。”相反,1937年8月初,當他們獲釋之后,執委會通過決議,為四位會員舉行晚宴以致慰問。

       當然,律師不僅要維護公民的言論自由、人身自由和生命的權利,律師也擔當起了捍衛公民財產權和其他正當權益的職責。年輕的史良早年在上海開律師事務所,就是因為打民事糾紛官司而一舉成名。在她辦公室的桌上擺著一個醒目的銀盾,上面鐫刻著“人權保障”四個字,她不斷以此自勉,要做一個正直的律師。律師執業不僅要直面不按法理、法條出牌的強權,而且要直面形形色色的社會惡勢力,包括炙手可熱的黑社會、助紂為虐的訟棍(律師界的敗類)。張耀曾在上海執業就曾多次遭遇這樣的案件,有人勸他放棄,他說,律師的責任就是保障人權,如果無人在法律上為弱者說話,豈非律師之恥?“雖知與此種惡勢力抗,殊多危險,然職責所在,亦不敢辭。”這些話至今聽來依然令人動容。

    進入 傅國涌 的專欄     進入專題: 民國   律師  

    本文責編:liuwentao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m8763.com),欄目:天益學術 > 歷史學 > 歷史學專欄
    本文鏈接:http://www.m8763.com/data/32683.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m8763.com)。

    1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插妹妹a片96